听着过瘾! 茂腔《西京》告状

作者:茂腔戏微信号:cctvkanxi发表时间 :2019-03-28

尝少轻,以己之心以度量世界,被遇得白大苞小包,仍执迷不悟,不知所然,今思有笑。谓我之念甚,不知变通与相容,往往以己推至人之际,与世不入。此时之苦、迷多由此而生。彼之自谓世之知不尽,虽至今,吾谓世之志未成。可常自然以为,何人则笑,其所为之事盖则陋。此时不知天高地厚地以自置之一定者也。谓左右之人与事皆惊而苛,涩而拘定。殊不知,其矜与负之背,则一少不经事,谓人情毫不知,于此世界惶恐之少年耳。或在人之眼真可笑者,自是兀者也!而今二十余年前忆当年,真是失笑,如此执拗之少,辄令人哭笑不得乎!以一腔孤勇,少年意气,与世相拒之臣,俄而被滚滚洪斩落马下,扑了个满嘴泥。我之念形于多者,与人交,须是诚;处事,须是黑白分明,守道;做一件事,须是戮力,无前;不喜交接,与人持去……亦已明矣,然吾与人疏之也,不融合之。经历了无数次跌起,百当头棒喝后,时予渐变,今臣已届不惑,人皆曰四十而不惑,尝之雾亦宜渐消矣。
阅 读 本 文 前,请 您 先 点 击 上 面 的 蓝 色 字 体 “茂腔戏”,再 点 击“关注”,这 样 您 就 可 以 继 续 免 费 收 到 文章 了。每 天 都 有 分 享。完 全 是 免 费 订 阅,请 放 心 关 注。准点更新
拉到最底部,播放视频
【每日一乐
这几天都是大雾,早上去练车,坐车里都看不清三米外的情况,叭叭的问教练:“哪个是雾灯?要开雨刮器么?这种天怎么开?对面来车怎么对暗号?音乐放最大声别人是不是就知道我来了?”
教练在副驾驶瞅了我一分钟,脸都憋红了:“你给我下去!重新去看科目一!”
↓↓播放视频↓↓
日在亲友群见舅之一张照,泪赞双荧。始知今日为其诞辰,而所以共其乐融融与之度,以其病也,于其言之,下一节不知犹可过得上。外生了十一子,七个女子,四个男子。而舅氏,存者唯一丁,故舅姑谓之宠遇甚。名之增寿,是舅姑之期,彼贫陋之世,能存留实属不易。固有之事吾亦闻母言之,吾未见舅姑。以少为专宠,家中人皆令持之,故舅素颇愎。及姆婚也,家人不许,舅固欲娶,终随之意。在我的记忆中,有则三四年与和睦之生活,生弟后,妗氏而去(表弟是有表妹,其相去二年)舅又当爹又为母之养其二子。亲戚皆怜,纷纷泽助,当此之时,诸家之财,皆非善,尚皆养着三子,而于舅一不吝。小时在愚之欲,母为非爱我妹弟甚过,我平日并无零花钱,压岁钱无几块。然一见妹弟,及姑之辈皆给钱,且在我则非小数。其时,妗氏犹偶归,生之表弟去后始归,表弟已二岁矣,众指姆使呼母,表弟闪烁,谓其言之,目前之女何其生,本当是最切最恋之人,而未尝予之所之关爱与顾。妗氏每归,皆以其家之一空,持盈之钱再次去。少于吾舅之行甚是难,何以不离?何故使吾妗氏得以上钱?何日去之,又使复还?或以其有点宋。后乃知,以外、大姨、四姨、五姨(无二姨、三姨)皆是二婚,舅姑家又贫,虽外为地主之女子),不免令贱。六姨以故,嫁了比自十余岁之六姨夫,六姨少时犹好之。以其子能为人瞧得起,舅、六姨与母约:无论婚姻之幸福,不择婚。我想只是一也,所以为姆骤绐,亦以爱吧,有爱,无尊,可下至尘。

关注茂腔戏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